一句话故事

2022-07-12

鲁达再入一步,踏住胸脯,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,看着这郑屠道:“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,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,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。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,狗一般的人,也叫做镇关西!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!”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三回 史大郎夜走华阴县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

林冲把枪和酒葫芦放在纸堆上,将那条絮被放开,先取下毡笠子,把身上雪都抖了,把上盖白布衫脱将下来,早有五分湿了,和毡笠放在供桌上,把被扯来盖了半截下身。却把葫芦冷酒提来便吃,就将怀中牛肉下酒。正吃时,只听得外面必必剥剥地爆响。林冲跳起身来,就壁缝里看时,只见草料场里火起,刮刮杂杂烧着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十回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

只见那七个贩枣子的客人,立在松树旁边,指着这一十五人说道:“倒也,倒也!”只见这十五个人,头重脚轻,一个个面面厮觑,都软倒了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十六回 杨志押送金银担 吴用智取生辰纲

那婆娘见宋江抢刀在手,叫:“黑三郎杀人也!”只这一声,提起宋江这个念头来,那一肚皮气正没出处。婆惜却叫第二声时,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,右手却早刀落,去那婆惜嗓子上只一勒,鲜血飞出,那妇人兀自吼哩。宋江怕人不死,再复一刀,那颗头伶伶仃仃落在枕头上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二十一回 虔婆醉打唐牛儿 宋江怒杀阎婆惜

武松见那大虫复翻身回来,双手轮起梢棒,尽平生气力,只一棒,从半空劈将下来。只听得一声响,簌簌地将那树连枝带叶劈脸打将下来。定睛看时,一棒劈不着大虫。原来慌了,正打在枯树上,把那条梢棒折做两截,只拿得一半在手里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二十三回 横海郡柴进留宾 景阳冈武松打虎

见桌子上有酒有肉。武松拿起酒锺子,一饮而尽,连吃了三四锺,便去死尸身上割下一片衣襟来,蘸着血,去白粉壁上写下八字道:

杀人者,打虎武松也!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三十一回 张都监血溅鸳鸯楼 武行者夜走蜈蚣岭

又见十字路口茶坊楼上,一个虎形黑大汉,脱得赤条条的,两只手握两把板斧,大吼一声,却似半天起个霹雳,从半空中跳将下来。手起斧落,早砍翻了两个行刑的刽子,便望监斩官马前砍将来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四十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

到得松树里边,石头上不见了娘,只见朴刀插在那里。李逵叫娘吃水,杳无踪迹,叫了几声不应。李逵定住眼,四下里看时,寻不见娘。走不得三十余步,只见草地上一段血迹。李逵见了,心里越疑惑。趁着那血迹寻将去。寻到一处大洞口,只见两个小虎儿在那里舐一条人腿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四十三回 假李逵剪径劫单人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

朱仝乘着月色明朗,径抢入林子里寻时,只见小衙内倒在地上。朱仝便把手去扶时,只见头劈做两半个,已死在那里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五十一回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

当日夜至三更,晁盖身体沉重,转头看着宋江,嘱付道:“贤弟保重。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,便叫他做梁山泊主。”言罢,便瞑目而死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六十回 公孙胜芒砀山降魔 晁天王曾头市中箭

乐和听了这几句议论,便走向檐前,把皂衣袖儿承受那落下来的雪片看时,真个雪花六出,内一出尚未全去,还有些圭角,内中也有五出的了。乐和连声叫道:“果然!果然!“众人都拥上来看,却被李逵鼻中冲出一阵热气,把那雪花儿冲灭了。

——《水浒传(一百二十回本)》第九十三回 李逵梦闹天池 宋江兵分两路

又问寺内众僧处,讨纸笔写下一篇颂子。去法堂上,捉把禅椅,当中坐了。焚起一炉好香,放了那张纸在禅床上,自叠起两只脚,左脚搭在右脚,自然天性腾空。比及宋公明见报,急引众头领来看时,鲁智深已自坐在禅椅上不动了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第九十九回 鲁智深浙江坐化 宋公明衣锦还乡

编剧水浒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

《最伟大的作品》全专辑听后感

为什么《蔚蓝 Celeste》的手感如此之好